免费服务热线:18838468778

新闻中心

重庆牧草应该如何破解“豆腐盘成肉价钱”?——河南温居割草机网站
发布时间:2020-04-28 17:48

 

重庆牧草应该如何破解“豆腐盘成肉价钱”?

 

  丰都县武平镇雪玉山,一群牛儿在草坪上悠闲地吃草。通讯员 熊波 摄

 

重庆牧草应该如何破解“豆腐盘成肉价钱”?

 

  丰都县大地牧歌公司牧草基地,农机正在进行深松作业。(市农机推广总站供图)

 

重庆牧草应该如何破解“豆腐盘成肉价钱”?

 

  忠县涂井乡,一养殖户在查看牧草长势。通讯员 牟樱杰 摄

  近两年,重庆聚焦深度贫困,大力发展脱贫产业,在贫困地区主推十大山地特色高效产业,其中的畜牧业已成为山区贫困户脱贫增收的重要渠道。可牧草价格居高不下,成为我市畜牧业发展的极大掣肘。 天然草场虽多,可食性鲜草却不够;人工种植亩产虽高,成本却比北方高40%;外购干草品质好,每吨运费又高达数百元……

  “什么?新鲜牧草居然要420元一吨?”近日,丰都大地牧歌公司负责人张华静在向来自北方的牧草专家介绍自己的牧草来源时,对方吃了一惊:“北方一吨鲜牧草才卖不到200元,难道重庆牛羊吃的是‘仙草’?”

  前不久在丰都召开的“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培训会”上,有专家表示,在草食牲畜养殖总成本中,包括牧草在内的饲料成本要占2/3左右。因此,较高的牧草价格,直接抬高了重庆草食牲畜肉类的生产成本,使其在市场上难以获得价格竞争优势。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重庆天然草场面积并不小,而且人工种植牧草的亩产量还大大高于北方地区,甚至高出两三倍。

  是什么原因导致重庆牧草价格居高不下?

  天然草场优质牧草少 人工种植成本高

  “我市天然草场面积大,但草产量和载畜量并不高。”市农技推广总站副站长李发玉介绍。一方面,这些草场中作为优质牧草的豆科植物只占2%至3%,而巴茅等杂类草占了绝对优势,平均亩产可食性鲜草只有0.6吨至0.8吨,远低于北方草原。

  另一方面,我市天然草场能提供的鲜草季节性强。大面积成片的草场主要分布在1400米以上的高山地区,秋冬季节在高山上放牧的牛羊必须靠人工投放饲料、饲草才能过冬。

  城口县养羊大户周金亮的羊场位于沿河乡海拔1500米的高山上。“每年11月到第二年的2月,是羊价最高的时候。”周金亮说,“但一过国庆节鲜草就基本完了,羊子要靠玉米、干草、青贮饲料混着喂,不然卖不起好价钱。”

  既然天然草场无法保证牧草供给,牛羊养殖企业当然想到了自己种植牧草。

  高端肉牛养殖企业荣豪养殖基地就在合川区肖家镇种了1200亩牧草,用于基地内2000头肉牛的饲草供应。

  “我们冬天种燕麦草,夏天种甜高粱,再收些附近农民的干谷草。”该基地总经理陈凤说,用牧草养出的牛更健康,但每头肉牛每天要消耗25公斤鲜草,如果自己不种草,在附近很难收得到这么大量的草。

  即便自己种植的牧草产量可以高达每亩10吨,但牧草依然是陈凤最头痛的事之一。最重要的原因便是成本。

  首先,为了方便收割机进场,荣豪在坪坝和浅丘地区种草,土地流转费用每年每亩就接近1000元。

  其次,荣豪从北方配套购买了总价上百万元的牧草专用收割机,理论上每天可收割鲜草30吨左右。但更多时候,这些机器都躺在仓库里“歇凉”。比如今年入春后雨水较多,机器开进地里就下陷。本是牧草收获旺季,陈凤却只能雇工人进场割草,五六人一天能割三四吨鲜草。算下来,仅人工收割成本一项,每吨就达到了120元。

  巫山县庙宇镇养羊大户陈东平则选择了在租金较便宜的山地种植牧草,但他还是感叹自己的牧草“来得不便宜”。

  陈东平种了600亩紫花苜蓿,他为此专门买了一台背负式割草机,一天收的草能抵上五六个农民的收割量。然而,即便这种背负式收割机是“袖珍”型机械,奈何当地土地陡得“连背篼都放不稳”,每次转场仍需要花大量时间,工作效率随之大打折扣,远远没达到他理想中的效果。

  因此,重庆人工种植牧草亩产量虽然高,但受机械化局限,其收割更多依赖人工。据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岗位专家测算,仅此一项,重庆牧草成本就比北方内蒙古、山东等地高出40%。

  那散养户的牧草来源又如何呢?据了解,目前在渝东南地区,只有1/3的农户在自己种植牧草,而在渝西地区,养殖户倒是几乎都自发种植牧草,可其中有相当大一部分都来自养牛大县丰都。所以,很多散养户也为牧草而头疼。

  重庆牧草产业链尚未形成 缺口很大

  天然牧草远远不够,自己种牧草不划算不说,还不能保证供给,不少养殖企业只能靠购买牧草。